涂铎

长弧随缘。

我超喜欢段九娘的。
破布又如何?
我依旧能抖落出自己的一份洒脱。
嬉笑怒骂嗔怼痴狂皆是本色。
真美啊。

我等

先实名祝愿举报的户口本暴毙。
撒野这本书
我会继续等。
为了两个真真实实爱过的人。

没有青衫曳地,温润如玉却泡一把君子骨的山河之主昆仑
没有狷狂肆意,嚣张跋扈天地人神皆可杀的特调处长赵云澜
没有命数皆尽天道难违六合大荒众神陨落的悲戚,
也没有旃立潮头狂澜之巅岿然不动肩扛人间大道的傲意。
这山海相接,巍巍高山绵亘不绝,
可我的云澜去了哪里。
听白宇哥哥念着一段真的原地哭破音
赵云澜他活过,昆仑也确实存在过。

714快本一些想法

镇魂女鬼狂欢时刻¯\_(ツ)_/¯
首先我个人比较反感将剧中感情加给现实中的演员。他们有资格活成自己的样子,亲近与否是自己的事,不要强行YY或加戏。这一次的快本总体节奏还不错。老牌综艺在尺度上没有刻意麦麸,其实是对演员本身的尊重和保护。至于那些小情节(笔芯舞啥的)虽然很可惜很想看,但被删是必要的。我想绝大多数人也是不想宇哥龙哥被冠上麦麸出名的头衔。他们都是很敬业的演员,获得的都是自己应得的荣誉,不该被辜负。
这一次录制的现场观众绝大多数都是冲着镇魂来的(从7/3直播的时候楼下的延迟尖叫可以看出来)现场投票结果自然可想而知。但节目的定位却是双剧并行,难免出现热度均分的情况。这里并不是说谁蹭谁的热度,客观来说是策划所需。单独把镇魂拎出来做专题很难撑起整场节目,并且会产生相互炒作的嫌疑,这对双方都不利。节目保持先玩后抒情的节奏,前面以演员们的互动为主,后面以主持人的调度为主。为了契合主题,何老师的曲目夺冠是必然。(这是没办法的事¯\_(ツ)_/¯,但是大家其实都清楚全场的尖叫是为谁)
粉丝的热爱与支持,我想宇哥龙哥他们一定都已经感受到了。说真的看见喊楼环节他们一黄一白的衣服时心里一颤,离场鞠躬就是这一套啊!!现场录制的时候他们是亲眼见证过粉丝们的热情,这就够了,那是最真实的感受,后期再怎么剪切也无法抹去的事实。
他们都曾不被人所知,在圈子的边缘奔波,现在终于走进了中间最耀眼的部分,何其不易。作为一个之前没有追星经验的小白,我只是单纯的希望他们能够平平稳稳的把这条路走下去。坚守本心才可前进。当今娱乐圈演艺圈最缺失的是定力,最不缺的是浮躁。盛极必衰,别让高热变成他们为人诟病的理由,拜托各位理智冷静对待。
P.S.广告是真的硬,害怕
以上观点均是个人意见,欢迎讨论,拒绝争吵

Part. 8 Slow Show〈3〉

再次吐槽这个性冷淡的翻译,指指点点

phrama:

         终于开车了…
http://card.weibo.com/article/h5/s#cid=1001604098009599198683&vid=5997177899&extparam=&from=1074095010&wm=19037_0002&ip=59.52.12.255


求轻批…_(:з」∠)_
 


P.S  链接点不开的话,就找评论里的链接呦
    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PP.S感谢这位基友,倾情指导,和我模拟了一下体位 @涂铎

滴,学生卡。
明天期末考今天飙个车。
嘿判判!我看到你的小表情了!

姿势有借鉴。

    随笔。旧稿整理

    历时一个月我终于得偿所愿进了医院?呵呵……
    在ICU做了两天的雾化……没错就是在那种最最危急命悬一线的病人身边。
    手边是一个不到六岁的男孩,大概还没上学。从喉管到胸口整个被一刀切开。积液管,输尿管都接在身上。红的黄的黑的或稀或稠各种液体被导出来。
    从小照顾着我的护士长和我说,男孩到现在还不能进食,连喝水都不可以。因为不能吞咽所有养分都是静脉注射。当然,吞咽唾液也做不到,一直是渴着的。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?他的喉管被切开,两侧食道的肌肉不能被拉扯,呼吸都带着痛。
   护士长说她只能偷偷用注射器在他嘴唇上滴两滴水。两滴水而已,男孩就能安心的睡整整三四个小时,其实那还不够刺激腺体甚至味蕾,就被蒸干了。

    还有一个老人,我看着他一直想挣开他的氧气面罩。几次之后才勉强开口,说想咳痰,想用吸痰管。
    吸痰管?就是一根连接着吸入器的软管。
    怎么用?直接从口中插进气管啊。
    护士一只劝他自己咳出来,可他只能呜咽两声,毫无力度。那是潜意识里的恐惧,对伤口疼痛的恐惧。哪怕身体好了,心理也依旧伤着。
    可你知道吸痰管还有什么用么……强行刺激醒昏迷的病人。
    软管直直捅过咽喉进入气管然后吸气……什么叫做“像脱水的金鱼一样挣扎”,哪怕是用手指伸向喉口的感觉也不及十分之一。让人头皮发麻。
    相对之下依旧选择了使用吸痰管,甚至产生依赖。那是怎样一种灭顶的痛苦?
    老人最后咳出了什么我没看见,只是挣扎的过程中,积液管里再次流出来混着深色血痂的猩红液体。

    生命脆弱到了什么地步?赤裸着哭号而来,猝不及防悄然而去?

    老人的女儿和丈夫来过一次。我又是怎么看出是女儿和女婿而不是儿子?这种时刻情真与否一看便知。
    那只被绑在床边没有插管的手,被紧紧的攥着,传递着一种不屈的生命力。我这才发现那位或许还不该称作是一位老人。他的女儿三十上下,而本人也就约莫五六十岁。只是病痛生生刮走了他本来的精气,只剩下一副破败躯壳。
    女儿轻轻悄悄的为他摘下长久以来一直束缚着的面罩,松紧绳下的皮肉已经失去弹性,留下上下两道横跨脸颊的沟壑。连呼吸都掺杂着血沫的喉咙,操着我听不懂得方言,一字一句,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。
    最终小两口离开的时候,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想像我是否能描述。那老人就像一盏声控的灯,一时被唤醒点亮,而当声源越走越远后,在某一瞬间突然的熄灭,被吞噬。从骨髓里透出的燃烧过的颓败,渗进每一个细胞间隙。若没有皮囊骨架的支撑,会在下一秒就坍塌成灰。

   生命能坚强到什么地步?恕我浅薄文字无法描述。

   那声源来来回回,灯光也时明时灭。或许终究在某一天钨丝燃断再唤不醒。也总有人会记着,那里曾有一盏灯,一个人,明明如昼。
    想起《长歌行》里的一句歌词“辗转天涯愿所见皆安康”自知这是妄想,但此刻也在心中默念:
    唯愿所见皆安康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日就医有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凛   2016-7-5 于师大 夜

【悄悄话】张佳乐的表白


每次都挺可惜的,离冠军都是一步之遥。

你大概在笑我吧。

可是我知道,差这一步,我就要再往前迈进一步。
而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你面前。

我不是冠军,但很庆幸我有你。

你要继续往前走,别被我超越。
我会在你身后,一直陪着你。
你要相信我一直在。

我是张佳乐,我喜欢你。
我喜欢那个心向前方,风雨兼程,昂首前进的你。

亲爱的,情人节快乐。

【我不是第一,但我拥有独一无二的你。】

Lo主写给共帅的悄悄话。
OOC严重啊,乐乐哪有这么苏。

学院拟人x(江西师大附中x南昌二中)第二弹

《路遥》

附中躲在人群里,悄悄地看着心远甩袖离去。

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。

说到底,这时的他也还是个成长中的孩子。单纯的想赢,单纯的不想惹那个人生气。

傻傻的觉得,那个人会多看自己一眼。
那便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。

可为什么,心远就这样离开了?
他做错了什么吗?

记忆中的心远一直是淡然如水,宠辱不惊的样子。
无论是日军的炮火还是文化大革命是的迁走。

不言不语,不卑不亢。

如玉雕琢的气质中蕴含的是永不低头的傲骨。清清冷冷的脾气却唯独对年幼的附中表以温柔。

初见心远时。明明只有一步,却隔着五十三年的距离。那时心里就似乎有什么情愫,用浅薄的言语无法表达。

直到多少年后在古瓷上见到那样一句: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
“我错过了你的出生,错过了你的年华。最美好的时光里没有我,我便陪你走完剩下的路。”

没有亡国的恨,没有战争的痛。我会在这繁华的年代陪你一路走下去。

岁月静好里你现世安稳的模样
唯愿你如花美眷能够岁岁年年

我会走在最前方,遮风挡雨日夜兼程的走下去。

站在心远的身边就是一生最美好的风景。

恨不与君生同时,便与君共老

“心远,你等我。”
……这一路,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。


注:二中前身为心远私立学院,1953年改名二中。

学院拟人x(江西师大附中x南昌二中)

《路遥》

那一日,附中第一次拿走了状元。

那一日,心远明白了,他已经不再是当年在怀中撒娇任性的孩子。

不由的想起三中当年的一句戏言:

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雨变化龙。

那个小小的懵懂的附中,在多少个春秋的酝酿里。早就褪去了幼稚,能够独当一面,甚至超过自己了。

那时的心远又在想什么呢?
一分不甘两分怅惘三分骄傲四分遗憾。
……遗憾的是没能陪伴在左右,见证他的成长。

其实你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,不是么。
心远自顾自的笑笑。

“这是你的天下了啊,”
……我是不是该退场了呢。
“可我还是不甘心啊。”
……不甘心被你甩在后面。

“我还不会认输。”

“附中啊,我们的路还很长。”


蹦坏严重,作者没睡醒系列。